对某写作社群网络暴力现况的概述

十里,因为与他们发生口角,被陌生人拉群辱骂引导自杀,所幸抢救及时。

陈洛,因按CC协议使用他们制作的css而被他们集体造势诋毁,最终退站。

遥香,因在感谢阅读时用“给你递花花”的词句被他们在QQ群公屏辱骂,甚至有人附和。

hoah因不明原因遭人肉搜索和谩骂羞辱,其个人户籍、照片和真名也遭到曝光。Alen的户籍和照片被他们发在QQ群聊等各大平台和论坛上,他们甚至说不出他们为什么这么恨他。

钻果、瓶子、优格、Hauyu……被他们像点名一样,一分钟内将个人信息一条条地连续发在群聊中。

这些并不是独立的个案,他们来自于同一个团伙。

有人知道后来他们怎么样了吗?站务对此是坚决打击还是纵容默许?那些人是真的有错吗?

一、本社群内部存在的网络暴力形式

本社群内部目前存在的网络暴力一般存在如下的典型形式:

  1. 网络暴力实施者(下称“实行者”)或其团体成员对受害人产生厌恶反感。
  2. 实行者通过社工库、查询QQ号绑定手机号、假扮受害人亲友向其同学/同事索要等方式获取受害者的个人信息。
  3. 实行者通过非法调取受害者的户籍(可能涉及公安机关内部存在的犯罪分子)或其亲属的照片或姓名等个人数据。
  4. 实行者利用获得的资料对受害人进行骚扰和攻击,不限于:wiki站内私信辱骂、公开恶搞诋毁/造谣、短信/电话骚扰、威胁受害人在现实中的人身安全等。

上述行为目的不定,可能是报复泄愤、逼迫异见者改变观点、逼迫受害者加入实行者一方,甚至在一些本站已经记录的过往案例中,受害者与实行者并无任何直接联系(见下文)。成为该团体目标的原因往往是因引起了某名成员的厌恶反感,有可能是因为与这名成员发生了冲突,也有可能是自身的确犯下了一些令人不满的错误,但这些缺点往往微不足道,远达不到需要用犯罪手段“伸张正义”的程度,如被怀疑违反站规使用翻译软件翻译外文作品。因此,很难说本社群存在一名成员是处于绝对安全的境地。

在该团体中,尽管A对第一个受害人实行网络暴力时B并未参与,但BCD等在该群内以“原来是抑郁症患者,估计是死了全家”“我可去你妈的臭逼吧”等词汇在该群内一同背地辱骂受害人,以及亲自私信骚扰辱骂受害人。而当B对第二名受害人进行网络暴力时则轮到ACD等其他人扮演助威角色。在公共聊天环境下,ACD等人均不会承认该事件是B所为。因此,尽管在许多起单一事件中,A并没有直接加害第二名或第三名受害人,但在多起事件中,该群可以被理解为团伙犯罪。

理论上,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可以通过报警、上诉等法律手段进行维权。但是,由于网络暴力存在“受害者在明,实行者在暗”的特性,调查取证事实上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由于起诉对象必须是自然人而不能是账号,这意味着受害者必须先人肉搜索实行者才有能力发起上诉。一方面,对事件全程的知情者可能仅限于该群内,很难定罪;另一方面,加害者也会使用如注册匿名小号等的方式对受害者进行攻击。网络暴力的熟练操作者的反侦察意识往往极强,很难通过网络账号推断出加害者的真实身份,即使有“发生了网络暴力”的确凿证据也很难揪出真凶。

本站过往的多起典型的网络暴力案例中,受害人选择了报警。如其中2021年2月27日,本社群翻译员hoah2333hoah2333无故遭受到了网络暴力,其个人户籍信息遭到暴露。本人立刻报警寻求司法力量帮助并于当晚发表了退网公告。然而在目前看来,隐藏在暗处的网络暴力分子并没有在法律的威严面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依旧执迷不悟,甚至仍活跃在公众面前高谈阔论。本社群的网络暴力现况没有藉此得到解决。

鲜为人知的是,本社群的网络暴力现象并非仅存于个别人或少数在写作社群边缘的群体;恰恰相反,通常以水平出众、广受尊敬的“资深”成员和优秀写作者为中心。涉及成员与拥护者众多,遍布社群的各个角落。由于许多新成员倾向于对社区群体内有威望、有资历的成员加以无条件的盲目信任,导致这种“信任”给了这些“受信任的前辈”以进行网络暴力的可乘之机。不明真相的成员往往因此在他们的带领下成为加害者群体中的一员,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污染整个写作社群的社交氛围,甚至不明不白地遭受网络暴力。

本社群内部存在不止一个通过相似手段实施网络暴力的加害者群体,它们之间立场并非统一甚至可能互相敌对。然而毫无疑问的是,不同群体之间的实力相差相对悬殊,且群体之间的意见分歧可能并没有大到需要剑拔弩张的地步,以至于目前各个网络暴力群体之间并未形成有效的威慑平衡;此外,刚刚入站的新成员和不愿意与任何一方同流合污的群体往往会因没有“背靠山头”而受到多个网络暴力团伙的同时敌对。

二.本社群网络暴力发展的相关事件及典型案例简述

本社群的网络暴力事件并非涌现于一朝一夕,早在2018年或更早便已经初现端倪。绝大多数在本社群引起严重舆论反响的事件的背后几乎都与该团伙有关。综合多方信息来源,该组织在“出征”对受害者实施集中的网络暴力之前,往往会首先挑选一个“师出有名”的理由,让参与者相信自己确实在执行正义。特别是进入20年以来,该组织对受害者的选择原则已经完全崩溃,只要对该团体成员的作品、观点提出反对意见者都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甚至在一些案例中,部分受害者与某群成员完全无冤无仇。

由于本社群的受害者群体颇为巨大,且牵涉到超过一个的独立团体(尽管其中几乎所有案例都与[M]群相关),因此本条目将视情况不定期更新。

1. 十里事件

对本社群知名写手Tenth LeeTenth Lee的大规模网络暴力事件是19年以来第二次在全站范围大规模引起轰动的网络暴力事件。事件主要经过如下:

2020年,社群成员十里同某群成员发生写作设定上的微妙口角冲突,冲突后十里很快同其中一人进行了和解。随后,不明人员冒充写手Lilian Griffin,将十里拉入某群聊进行恶意辱骂(其中包括锁以及他人假冒的念青)。另一方面,鱼徒和诺贝尔言及将公开十里户籍的聊天记录转到了十里手中。为自证清白,十里选择割腕,所幸抢救及时,未酿成严重后果。

image027.png

在恶语下十里称要割腕自证

image029.jpg

十里对网暴行为进行控诉

然而即使后果严重如此,在相关问题的知乎回答(现已删除)及坊间舆论中仍然出现了质疑受害者的声音,其内容无外乎认为受害者“性格不好”、“本身患有抑郁症”等理由,试图证明受害者似乎是“自身有问题”才会遭受迫害,且其“自杀”言论与迫害无关。但需要注意的是,无论任何理由,都不能构成对这种赤裸裸的网络暴力行为的辩解。

到此为止,本社群各路网络暴力团伙的行动可以说彻底撕下了正义旗帜的伪装。唯一能让一般通过路人感到安心的点可能是“他们依然是有行事原则的”。然而,这一层仅剩的伪装将在之后的行动中被慢慢剥去。

2. 优格事件/创交大规模网络暴力事件

发生在2020-2021的一系列网络暴力事件涉及的受众面极为广泛,且其理由已经牵强到了可称之为荒诞的程度。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本社群知名写手优格Yoghurt-rescuerYoghurt-rescuer。身为创作交流群的管理,优格多次被网络暴力团伙骚扰。此种骚扰甚至一直持续到本社群近期的最大竞赛开赛前夕:

image031.jpg

优格被网暴人员通过qq好友验证消息进行骚扰

请注意这个qq号。此人即前文所述的某群成员“锁”,这一点有据可查:

%E4%BA%BA%E8%82%89%E8%80%85%E9%94%81%EF%BC%88emoji%29%E7%9A%84qq%E5%90%8D%E7%89%87

人肉者“锁”的qq名片

创交群事件的主要过程如下:
2020.10.8,创作交流群加入了一名挂着真人头像与姓名的用户。其自称“户籍神”,声称将要随机@群成员并进行个人信息公布。随即便发生以下一幕:数名成员(钻果、瓶子、优格等)被公布私人电话与家庭地址。随后,该名用户被管理员踢出群聊。经QQ号比对,此人即前文所述的某群成员“锁”。

%E9%94%81%E5%9C%A8%E5%88%9B%E4%BA%A4%E7%BE%A4%E4%B8%AD%E8%BF%9E%E7%BB%AD%E5%85%AC%E5%B8%83%E6%88%90%E5%91%98%E6%88%B7%E7%B1%8D

锁在创交群中连续公布成员户籍

创交系列网络暴力事件的直接导火索目前仍然未知。事件的受害者并不只有此处列出的几人,目前可以确认的是还有更多人遭受了袭扰(其中不乏本社群的知名写手)。考虑到他们的个人意愿,此处不做更多描述。

3. hoah/光影被网络暴力事件

这一事件可以说是最近本社群的热点,也是将本社群内部存在的恶俗势力直接暴露于阳光之下的契机。本事件的起因是勤勤恳恳的本社群翻译君hoah2333hoah2333因不明原因(疑似在群里发表令errorrorrErDrorrErD不满的言论)遭遇人肉搜索和谩骂羞辱,其个人户籍、照片和真名也遭到曝光。事情发生后,hoah在自己的人事页上宣布退出本社群,并称rorrErDrorrErD是此案的直接推手:

hoah%E7%9A%84%E9%80%80%E7%BD%91%E5%85%AC%E5%91%8A

hoah的退网公告

hoah%E7%9A%84%E6%8A%A5%E8%AD%A6%E5%9B%9E%E6%89%A7

事发后,当事人选择直接报警。

该事件在本社群内迅速发酵,[M]群这个隐藏在水面下长达两年之久的巨大网络暴力团伙也开始逐渐浮出水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作者加入争论,更多曾经的受害者开始站出来,表明自己曾经遭受过网络暴力。当事人error在几轮争辩后发现自己处于下风,便宣布退出本社群,并在知乎上抛出自己“被冤枉”的指控:

需要说明:根据现有的情报而言,error本人可能并不是人肉搜索的直接执行者,因为他无法接触到相关的渠道(毕竟户籍只有警察才接触得到,而查询QQ的电话号码绑定同样需要数据库泄露得来的灰色平台);然而,这绝不意味着他就绝对不是人肉搜索的间接执行者。

根据受害者hoah自述,最早威胁他的QQ号码是14**95**83;这个号码与上文出现的号码并不匹配,似乎不属于任何一名某群成员。但是,上文中提到的“锁”在此后又携带hoah的个人信息出现(见下文),因此可以认为锁与该号码之间有着相当的联系。

在hoah发布这条指控之后,持有不同立场的用户迅速涌入hoah的评论区下方表达意见。反对方的意见主要集中在“没有证据就是诽谤”上:

%E9%B1%BC%E5%BE%92%E4%BA%8E%E9%80%80%E7%BD%91%E5%85%AC%E5%91%8A%E4%B8%8B%E7%9A%84%E7%90%86%E4%B8%AD%E5%AE%A2%E5%BC%8F%E8%AF%84%E8%AE%BA

鱼徒于退网公告下的理中客式评论

AC%E5%9C%A8%E9%80%80%E7%BD%91%E5%85%AC%E5%91%8A%E4%B8%8B%E5%B0%9D%E8%AF%95%E4%B8%BAerror%E6%B4%97%E8%84%B1

AC在退网公告下尝试为error洗脱

%E9%B1%BC%E5%BE%92%E8%AF%95%E5%9B%BE%E5%9C%A8%E9%80%80%E7%BD%91%E5%85%AC%E5%91%8A%E4%B8%8B%E8%BD%AC%E7%A7%BB%E7%9F%9B%E7%9B%BE

鱼徒试图在退网公告下转移矛盾。鱼徒提及的BruceWu0463在此讨论串下发表了下面的话题

image047.png

上文中的用户BruceWu所发表的话题

error1.jpg

相关记录截图。可见error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仅毫无悔改之意,还认为自己只是“低强度和熟人玩网”。

请注意,虽然事实上没有直接证据证明hoah事件和error有直接关联,但error之前已经实锤的网络暴力行为已经有一箩筐了。

值得一提的是,本讨论串下的一位活跃发言者liangyue23:

%E5%87%89%E6%9C%88%E5%9C%A8%E5%85%AC%E5%91%8A%E4%B8%8B%E7%9A%84%E7%90%86%E4%B8%AD%E5%AE%A2%E5%BC%8F%E8%A8%80%E8%AE%BA

凉月在公告下的理中客式言论

%E5%87%89%E6%9C%88%E5%9C%A8%E5%85%AC%E5%91%8A%E4%B8%8B%E7%9A%84%E7%90%86%E4%B8%AD%E5%AE%A2%E5%BC%8F%E8%A8%80%E8%AE%BA%EF%BC%882%EF%BC%89

凉月在公告下的理中客式言论(2)

%E5%87%89%E6%9C%88%E5%9C%A8%E5%85%AC%E5%91%8A%E4%B8%8B%E7%9A%84%E7%90%86%E4%B8%AD%E5%AE%A2%E5%BC%8F%E8%A8%80%E8%AE%BA%EF%BC%883%EF%BC%89

凉月在公告下的理中客式言论(3)

多次以要求证据为名反驳支持hoah观点的人。然而随后此人本人被爆出曾经同样做过涉及他人个人隐私的事情:

wlft%E4%BA%8E%E5%85%AC%E5%91%8A%E4%B8%8B%E7%9A%84%E8%AF%84%E8%AE%BA

wlft于公告下的评论

image057.jpg

wlft与其指名用户的消息记录

liangyue23本人承认了此QQ属于他自己,并做出了下面的辩护:

%E5%87%89%E6%9C%88%E5%AF%B9%E8%87%AA%E5%B7%B1%E8%A1%8C%E4%B8%BA%E7%9A%84%E8%BE%A9%E8%A7%A3

凉月对自己行为的辩解

这一点很快被其他用户反驳:

%E5%AF%B9%E5%87%89%E6%9C%88%E8%BE%A9%E8%A7%A3%E7%9A%84%E5%8F%8D%E9%A9%B3

对凉月辩解的反驳

仗着(他们自己猜测的)他人没有自己的证据就敢搅浑水,被他人拿出实质性证据后竟仍然狡辩,其恶劣行径可见一般;某团伙成员的“三板斧”逻辑也在此处得到了绝佳的体现。

2月28日,更耐人寻味的情形出现了。用户名为Trinity Line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的用户发表了一条挑衅性质的言论:

%E7%96%91%E4%BC%BC%E8%AF%BA%E8%B4%9D%E5%B0%94%E5%9C%A8%E5%85%AC%E5%91%8A%E4%B8%8B%E7%9A%84%E5%A8%81%E8%83%81

用户Trinity Line在公告下的威胁

并且在下方一名声称反对网络暴力的用户下方发表了挑衅言论:

%E7%96%91%E4%BC%BC%E8%AF%BA%E8%B4%9D%E5%B0%94%E5%9C%A8%E5%85%AC%E5%91%8A%E4%B8%8B%E7%9A%84%E5%85%B6%E4%BB%96%E8%A8%80%E8%AE%BA

该用户在公告下的其他言论

需要注意的是,这一ID注册时间相当短:

%E7%96%91%E4%BC%BC%E8%AF%BA%E8%B4%9D%E5%B0%94%E7%9A%84wikidot%20id%E4%BF%A1%E6%81%AF

该用户的wikidot id信息

因此其真实身份不能确定。然而,我们可以从其scpper记录中获取部分信息:

image068.png

该用户的scpper数据

可见此ID的投票倾向与本社群用户Nobel、AIeditor059、rorrErD、Mortality(与Nobel为同一人)等存在很强的关联,而他们都是某群的重量级成员。

虽然知乎部分未经证实的信源直接质疑此ID事实上为上文中已经实锤有违法行为的用户Nobel的小号:

%E7%9F%A5%E4%B9%8E%E4%B8%8A%E6%9F%90%E7%94%A8%E6%88%B7%E5%AF%B9%E5%B0%8F%E5%8F%B7%E7%9A%84%E6%8C%87%E8%AE%A4

知乎上某匿名用户对该账号的指认

但是同样地,由于没有确凿证据,我们在此不对他的身份做捕风捉影的论断。但这位反驳【反对网络暴力】言论的用户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行动,甚至公开发出“这事没完”的要挟,不可谓不令人瞠目结舌。

那么,error是否可以完全洗脱自己在hoah事件中的嫌疑了?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某群内部的网络暴力团体核心成员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作为其中成员的error唆使其他成员进行违法犯罪行为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消除。

当日凌晨,第二位受害者光影ShineShadowDShineShadowD,在自己的个人页面上发布下列截图,表明自己遭遇了网络暴力威胁,其目标直指光影的个人隐私:

image071.png

光影在作者页发布的截图

本截图出现的两个人都十分有趣。戴眼镜头像的qq用户,即前文所述的wiki用户Adeptus Custodes,在此处完全抛弃了客观中立的立场,和另一位顶着hoah真名和照片的用户玩在一起,讨论威胁光影个人信息的话题(图中的Q绑)。甚至连error本人也参与了讨论。

error2.jpg

完整记录截图,注意“外骨骼动力辅助**”是Adeptus Custodes,“无花果”是error,而被打码者为顶着hoah真名和照片的用户。

毫无疑问,后者参与了利用警务系统内部的不法分子盗取他人隐私的违法犯罪行为,而Adeptus Custodes和此人的互动已经充分说明了前者的身份。

那么这个发消息的神秘人是谁呢?

这位用户近期又改了头像:

image073.jpg

相同的消息记录,头像则有改变

好巧不巧的是,前文中提到的锁也用过一个一模一样的头像:

%E5%90%8C%E6%A0%B7%E6%98%AF%E9%94%81%E7%9A%84q%E5%8F%B7

同样是锁的q号

到这里,事情的发展脉络已经基本明了。wiki用户Adeptus Custodes和这位“锁”威胁光影的证据已经相当充分了,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作案者与网暴hoah的人是同一批——原因很简单,当晚此人所用的头像和群名片正是hoah本人的照片和真名。

需注意的是,经相关人员透露,别名为“锁”的人员为旅居海外的圈外恶俗人,并非本社群成员。其主要向网络暴力实行者提供相关人肉信息。与上文提到几人之间为交易关系。

4. 早期用户Alen/Ales_7被网暴事件

2019-01-28 本社群用户黄子豪在[M]群发布群公告,内容为“我与本群将不承认与出道(扒户籍)之间的任何关联”:

233333.png

[M]群公告

2019-07-23 群中用户神圣上传了一张截图至上述Q群相册(相册名为“乐子”)其中包括徐某的姓名,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手机号以及QQ号:

image078.jpg

群相册内的人肉信息截图

2019-08-25用户神圣上传了三张网站用户 Ales_7 的童年照片至该Q群相册:

image079.png

群相册内发布的照片

2020-02-03 16:09 用户Alen户籍信息被 匿名用户 发送到面馆Q群

%E6%B5%B7%E5%B9%B3%E9%9D%A2%E7%AE%A1%E7%90%86%E5%91%98%E5%8D%8F%E5%8A%A9%E5%8C%BF%E5%90%8D%E5%85%AC%E5%B8%83%E6%88%B7%E7%B1%8D%E4%BF%A1%E6%81%AF

海平面管理员协助匿名公布户籍信息

2020-03-15 16:18 同样的户籍信息被发送至pokmpokm个人站的cbox(匿名聊天室),大量不明人员重复发送恶俗相关内容。遗憾的是,我们无法确认参与爆破实行人员的具体身份及其同“暗夜猎手”的关联。下图中cbox聊天室用户昵称皆为冒用。
网址如下:http://www1.cbox.ws/box/?boxid=838733&boxtag=CLCFLP

alen%E7%9A%84%E4%BF%A1%E6%81%AF%E8%A2%AB%E4%BD%9C%E4%B8%BA%E5%A4%B4%E5%83%8F%E5%9C%A8%E4%B8%AA%E4%BA%BA%E7%BD%91%E7%AB%99%E4%B8%8A%E5%8F%96%E4%B9%90

Alen的信息被作为头像在个人网站上取乐

cbox%E8%A2%AB%E4%B8%8D%E6%98%8E%E4%BA%BA%E5%91%98%E7%94%A8%E6%81%B6%E4%BF%97%E4%BF%A1%E6%81%AF%E7%88%86%E7%A0%B4

cbox被不明人员用恶俗信息爆破

5. 陈洛网暴事件

2020年.基金会用户陈洛使用了鱼徒设计的CSS版式作为人事页面版头;因不满其自身版头被“胡乱使用”,鱼徒骚扰用户鱼骨索要陈洛QQ,对陈洛进行了激烈辱骂(辱骂用户疑似包括AC),最终导致陈洛退站。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事件中,上文提及的某位站务疑似对网暴行为提供了支持。

image087.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图中“乔尼”为鱼徒,“上位种族的男人”为AC

image089.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2)

image091.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3)

image093.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4)

image095.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5)

image097.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6)

image099.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7)

image101.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8)

image103.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9)

image105.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10)

image107.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11)

image109.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12)

image111.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13)

image113.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14)

image115.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15)

image117.jpg

该网暴事件的相关截图(16)

由此可以看出,鱼徒等人通过网络暴力进行“维权”已是家常便饭。

6. 遥香事件

2月19日,用户HAru-kaHAru-ka发表作品,并对讨论区中用类似“给你递花花”的表述给予回应的社群成员表示感谢。这几条在他人看来十分友好的评论却招致了鱼徒的不满,导致后者在创作交流群中发表言论,扬言要私信辱骂作者,其表述中不乏污言秽语,即使在其他成员一致反对其行为的情况下仍毫不收敛:

haruka01.jpg

相关截图(1)。图中“白矮星”即为鱼徒小号。

haruka02.jpg

相关截图(2)。上月精品指NeurHolographicNeurHolographic(鱼徒曾用ID)的精品GoI格式《26μSv/h, 34μSv/h》;鱼徒在言语中暗示自己承认了这一点。

haruka03.jpg

相关截图(3)。有趣的是error当众宣称自己不认识鱼徒。

从这个案例中足以看出鱼徒等人的网暴究竟猖獗到了何种地步:即使与他完全没有交流和利益纠葛,只要你的某一句发言他们看不顺眼(甚至这可能是在你自己的作品下对其他人说的话),你都可能遭到来自他们的网络暴力。

到了这一步,网络暴力已经不能再用“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样的逻辑解释了。每个人都将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受害者。

三、相关内容简述

(1)“******模因同好群”一系(下文简称[M]群)

作为本社群势力最大、危害最大、也最根深蒂固的网络暴力团伙,该网络暴力群体以一个现已解散的、相对私密的群聊为主要聚集中心:

image001.jpg

[M]群信息

可能是由于hoah事件发酵迅速,此群已于本月初解散,然而并不能确定该网络暴力团伙已经停止活动。事实上,其中的诸多成员至今仍然频繁活跃于本社群的各个QQ群内。

然而即使如此,这一团伙中的诸多成员也可谓在本社群内部大名鼎鼎,其写作实力和威望也不可谓不出众,甚至广受尊重的中分管理员素(M ElementM Element)也参与其中,使得该团体得到了来自站务职层的支持。

adminlist.jpg

曾经的管理员列表。注意群主黄子豪虽然未直接参与大多数网络暴力行为,但其本人是由站务认可的“相关前科连带责任者”

尽管现有的证据不能确认群里全员恶人,但至少有实锤的群里的重要人物包括:
(1)真正有能力获取他人户籍等个人信息的成员:Nobel(即诺贝尔)。以及另一个不属于本社群、只是看中这里的网络暴力乱象,趁机进行黑色交易从中牟取资金收入的“锁”

image005.jpg

Nobel的QQ账号信息

%E9%BA%BB%E8%A1%A3%EF%BC%88%E4%B8%8E%E9%94%81%E5%90%8Cq%E5%8F%B7%EF%BC%89

“锁”

(2)积极实行网络暴力的成员。其中特别需要提及的有两人,即鱼徒和error。前者在本社群曾经拥有多个wikiid: AanaMalsageco(已删除)、Electric Eel(已删除)、NeurHolographic、Nordirac9。此人在相关事件中实在过于活跃,故此处仅列出具有代表性的证据:

%E7%BB%88%E7%AB%AF%E6%B9%AE%E7%81%AD%E7%9A%84%E8%A8%80%E8%AE%BA

图中用户“终端湮灭”即鱼徒

errorrorrErDrorrErD本人曾经频繁参与针对他人的网暴行动却是已经可以被反复证明的事实,部分证据列举如下(注:疑似证据表明下图中的云开(写手Fomal)在被error等人网暴后以同样的网络暴力手段回击。我们,乃至整个社群,都已不再欢迎云开与error等人。但这并不能改变error等人首先对云开展开网络暴力这一事实):

error%E4%BB%A5%E4%BA%91%E5%BC%80%E4%BF%A1%E6%81%AF%E5%8F%96%E4%B9%90

error以云开(其wikiid为Fomal)信息取乐。图中“教导部主任”即error

59%E4%BB%A5%E4%BA%91%E5%BC%80%E4%BF%A1%E6%81%AF%E5%8F%96%E4%B9%90

error、59等人以云开信息取乐。图中“物理老师”即59

image015.png

error等人以云开信息取乐

error%E4%BB%A5%E4%BA%91%E5%BC%80%E4%B8%AA%E4%BA%BA%E4%BF%A1%E6%81%AF%E7%A7%81%E4%BF%A1%E9%AA%9A%E6%89%B0

error以云开信息对其进行骚扰

两人均为拥有精品的本社群作者,但却对此类违法犯罪之事习以为常,屡次参与违法行为。由此可见,个人的文采和知识水平与个人的道德水平、法治意识之间,并没有实质上的联系。尽管两位成员都已经被公开wikiid处罚并永久封号,但近来,一个注册于18年的IDEctoplasMEctoplasM开始活跃。我们有相当充分的证据证明此人正是前些日子被封号的鱼徒。在某个草稿交流群中,有一位曾经群名片是AanaMalsageco的用户最近将其群名片改为了ectoplasm(此群本身为中立的写作讨论群,与网络暴力事件[http://2165.wikidot.com/local--files/theboom/ectoplasm3.jpg
无关联]):

ectoplasm1.jpg

1月~2月期间鱼徒使用的群名片为AanaMalsageco

ectoplasm2.jpg

被封号后鱼徒使用的群名片为ectoplasm

ectoplasm5.jpg

此人最近更是直截了当地承认自己是“鱼徒”

该群规里要求所有用户都使用他们的wiki用户名作为群名片,并且只有有作品的用户才能加入。鱼徒在2020年就已经加入这个群了,而这时相关记录显示账号EctoplasMEctoplasM并无作品:

ectoplasm4.jpg

注意图中鱼徒入群时间为2020.4.24

ectoplasm_scpper.png

EctoplasM在2019年仅投票一次,2020年没有活动记录。唯一作品CN-2175发表于2021年

EctoplasMwikidot资料显示其在2018年就获得了成员资格。也就是说,鱼徒的多个ID曾经同时是wiki成员,而这已经构成了明确的开分身账号行为,站务却没有对此进行处罚。事实上,不仅存在更多关于EctoplasM=鱼徒的实证,还有站务对此知情的证明。为了避免社群陷入混乱,将在未来公开这部分证据。

(3)擦边球参与成员:此类成员经常在网络暴力的受害者提出控诉之后,通过帮腔、污名化对方、扮演理中客等方式扰乱视听,即本文开头ABCD例子中的CD等人。许多该群成员都属于这一类型,他们不直接参与网络暴力,却在客观上不断地为网络暴力推波助澜。比如wiki用户Adeptus Custodes、AIeditor059与liangyue23。目前,三人的行为均已被站务证实,并获得了封号半年到永封不等的处罚;然而无法确认他们是否会通过其他方式回到社群。

著名写手AIeditor059AIeditor059尽管作为CN-059和CN-590的作者一度被认为是最有声望的早期作者之一,但部分知情人士直接指出59是许多事件背后负责“拱火”和提出并激化矛盾的成员(待证实)。

aieditor01.jpg

59在某篇文章评论区利用藏头方式辱骂zac。身为站务的M Element只是掩藏了事

aieditor02.jpg

“揭谜者”

aieditor3.jpg

某个小群的截图,注意群人数只有31人。

aieditor04.jpg

注意素素M ElementM Element也是其中的成员(Magasame Mikasa)。

(4)作为站务的网站管理员利用职务之便偏袒被揭发参与违规的某群成员。M ElementM Element毫无疑问是其中的参与者。封禁网暴分子的任务也由他完成,其执行效果最终如何可想而知。

除了上述的发言记录可以证明M ElementM Element参与过相关讨论之外,从上文中其对59过界言论的应对方式中也不难看出其立场。

melement01.PNG

图中“乔尼”即为鱼徒

此人同样有过公开羞辱与自己意见不合者的经历:

melement02.PNG

{$caption}

melement03.PNG

注意“骄傲月”指的是写作社群的一次重大分裂事件(暗示其攻击对象等人有“分裂社群”倾向)。

当讨论区有人提议对网暴分子进行有效管理时,M Element以相当消极的态度应对。

melement06.jpg

{$caption}

因此,“为何该群成员居然猖獗地活动到现在,特别是在惩罚人肉搜索的公告由素发出的情况下,鱼徒居然以如此快的速度迅速回到社群”这个问题也就不难回答了。考虑到M Element对于社群的潜在破坏性,更多的证据我们将视情况予以公开。

这一团体行动时有着其典型的“三板斧”行事逻辑,此说法可以在过往的十里、hoah被网暴等事件中得到反复验证。其基本套路为:

  1. 直接侵犯受害者个人隐私并公开羞辱受害者;
  2. 当受害者求助于社会舆论时,其中的“理中客”派便跳出来为受害者泼脏水、混淆他人视听;
  3. 对其它意图参与的成员进行威逼利诱,试图胁迫他们缄口不言。

如上文所述,该团体的成员往往拥有较高的资历与出众的写作能力,因此不明真相的旁观者很容易相信该团体成员站在“理性、中立、客观”的立场上对受害者泼的脏水,从而引导群众以“苍蝇不叮无缝蛋”的逻辑忽略受害者的合理维权诉求,甚至反过来攻击受害者。同时,一大群附庸于该团体的成员也将倾巢出动扮演旁观者的角色,试图将舆论引导至有利于实行者一方,“被害者有罪论”也是其常用手段。同时,其部分成员会以“为反对本社群的人送弹药”“应当保护本社群安全不被查封”等理由试图逼停相关讨论并息事宁人。

这套操作的效果通常十分出众:在历次相似的事件中,这个团体常常搅浑水成功,在相当程度上欺骗了不明真相的成员(见下文实例部分)。若不是近期的事件影响过大、实锤过多,恐怕这些人还要继续肆无忌惮下去。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反抗无门、选择退出,潜在的反对者也迫于他们的强大实力而选择自保,网络暴力的反对者越来越少;同时越来越多的成员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放松对网络暴力势力的警惕,逐步踏入早已为他们铺设好的陷阱中,成为下一个受害者,陷入难以摆脱的恶性循环之中。

但,在这个群聊中并非所有人都是侵犯个人隐私的直接执行者,甚至并非所有人都是网络暴力的参与者;许多人在其中所持的态度十分暧昧,大致是抱着看乐子的心态参与其中,不少甚至公开阻挠受害者的维权行为,并利用实行者搜集而来的“黑料”参与羞辱或攻击受害者。介于上面所述的几位深度参与违法犯罪行为的成员在某群内部的强大影响力,该群的部分边缘成员可能是出于自保等目的加入其中;边缘成员可能并没有直接实行对他人的网络霸凌。

然而,要么一致保持沉默,要么勇敢地发声反抗;若在目睹 “群外成员”做出一些令其反感的行为时重拳出击、为虎作伥,面对群内成员对他人施加网络暴力时却唯唯诺诺、包庇忍让,那么这样的做法毫无疑问已经无法以“明哲保身”的理由来为自己开脱——为了自己不受害便参与到对他人的欺凌中去。以自己的行事理由之表面正义性为自己开脱更是荒诞至极:难道别人的不义行为应该得到惩戒,己方成员的不义行为却不需要?

(2)圆桌审判庭一系
该部分的成员与上文提及的某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同时其与此群又有一部分矛盾,故作为第二个恶俗团体记录。该团体以群聊“***圆桌审判”作为前台,目前该群因不明原因近乎解散只剩下两人,但聊天记录可以证明其该群曾是大量活跃成员的聚集地。目前有关证据并不明确,以下部分内容大多援引自知乎。希望更多知情人士可以向大家透露更多证据。

%E5%AE%A1%E5%88%A4%E5%BA%AD%E7%BE%A4%E4%BF%A1%E6%81%AF

圆桌审判庭的群信息

其中的管理为蟹柳(别名六、屑六,曾用wiki用户名为Meal Beat,Dark Draw,bsis)、瑞等人。推测其中的成员组成为:

  • 有确切人肉搜索技术的成员(如锁,非常巧合的是这部分与[M]群系重合)
  • 主要下单的成员(如蟹柳等)
  • 将其中记录传播至其他群聊并且骚扰被人肉者的成员(如AC,凉月)

尽管蟹柳被怀疑有拉up,与他人共用账号等多种劣迹,但在此只讲述其群聊中发生的恶俗行为:
(以下截图部分转载自知乎提问-如何看待SCP基金會成員疑似被人肉網爆一事?)

image0211.png

头像红色(被打马赛克)的疑似锁,头像被涂黑的为蟹柳

image0221.png

{$caption}

image0241.png

{$caption}

%E5%AE%A1%E5%88%A4%E5%BA%AD%E5%85%AC%E5%B8%83%E7%9A%84%E6%88%B7%E7%B1%8D%E4%BF%A1%E6%81%AF%E5%9C%A8%E6%B5%B7%E5%B9%B3%E9%9D%A2%E6%B5%81%E5%87%BA

在其他网站成员信息被泄露的群聊中,也提到了该“审判群”

据此可以证明审判群确实以开展恶俗业务闻名,其中成员之间为交易关系,有“上家”的存在。鉴于审判群中的人员构成与[M]群有重合(即人肉的主要实行负责人,化名为“锁”的用户),与其说其为两个不同的组织,不如说审判群为本社群恶俗团伙进行网络暴力的另一战场,只是由于蟹柳并非某群主要成员所以将该团体单独列举。由此并不能因此证明某群与审判群为完全不同的两部分人。并不能以“其为审判庭发生的事件”来为某群成员脱罪。

(3).(疑似)念青?

知乎上某些匿名消息来源指控本社群成员念青Think cyanThink cyan也曾参与网络暴力,而目前的证据仅能证明昵称为“大双心河”和“farck”的用户参与了此次行动。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其真实身份及与本社群用户Think Cyan之间有所关联。关于这次行动的执行者我们目前所知甚少,考虑到这可能是一个新的、具有一定破坏性的新的网络暴力团伙,我们在此非常希望知情者可以提供更多情报。

可以肯定的是,作为某群重要成员之一的Kirov-GT成为了此次事件的受害者;甚至站长本人也受到了威胁。从此足可以看出,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甚至即使身为本社群的站长,也难免沦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不仅仅是反对网络暴力的人和不明真相的人,甚至网络暴力的加害者自己也可能变为受害者,最终陷入死性恶循环。可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因此,网络暴力应该是被全体本社群站务成员共同唾弃的恶劣行径。

撰写以上内容的目的并非为了“挂人”。许多参与网络暴力的成员,他们的另一面可能是才华横溢的写手,可能是兢兢业业为社群付出了许多的管理员。我们很希望相信其中的至少大多数人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走上了不良的道路。他们的辉煌是不会被抹去的,他们为本社群所做的贡献也将被所有成员铭记。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功过可以相抵,劳苦功高与资历深厚也不是其可以随意迫害他人的理由。我们把这些内容列出,并非为了损害你们的名誉或将你们从本社群驱逐出去。相反,我们只是为了将暗处的网络暴力行径公布于阳光之下,提醒全体本社群成员对网络暴力多加提防,同时也希望你们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放弃使用非法手段继续伤害他人、大搞山头主义的不良行径,重新以一名合格、守规矩的本社群成员形象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本社群的大门为每一位愿意遵守规则、尊重他人、为本社群做出贡献的成员所敞开。

四.保护个人隐私安全/免受网络霸凌的方法

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依然是提高自己的安全意识。我们撰写本文的目的并非单纯地曝光某群等存在于本社群的网络霸凌团伙,更重要的是为了提高全体本社群成员的个人信息保护安全意识,让基于人肉搜索等非法的、侵犯他人个人隐私的网络暴力团伙在本社群内部无机可乘。

简而言之,当前主要存在于本社群的网络暴力团伙在进行个人隐私信息的窃取时,一般走下列路线:

获取QQ号绑定手机号-通过非法手段依据手机号号主信息查询号主的个人信息及户籍

因此,理论上如果一名用户完全不使用依赖实名信息的通讯方式与他人交流(例如完全不加入一切QQ等站外的即时通讯社群),则可免疫大多数形式的个人隐私侵犯。如果认为确实有必要使用QQ,建议设法规避前文所述的方式(例如绑定境外手机号)。

基于上述理论,我们的安全建议是:

  • 在添加本社群成员为QQ好友时,如果对对方的底细并不十分清楚,强烈不建议使用绑定了中国大陆境内密保手机的QQ号,特别是当密保手机号的号主为自己或自己家人时更应如此;可能的话,请使用境外号码作为密保手机号,或直接不设置任何密保手机号。如果担心安全问题,可使用QQ小号在本社群相关的QQ社群内活跃。
  • 在QQ、微信等社交平台上与他人交流时,若遇到涉及网络暴力的敏感情形,请务必注意保留证据,包括网络暴力实施者的言论、QQ号等信息,同时其在讨论区、wikidot站内信等处的发言也应当作为证据保留。此后,受害者应当尽快报警寻求帮助,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若加害者可以被证明是本社群站内成员,则相关证据应当被提交给可靠的站务。若无法判断站务是否可靠,则可在合适的场合公开证据,寻求舆论帮助。
  • 如果做不到以上这一点,我们强烈建议使用私密性更强的平台与他人进行交流。在难以获取这些平台的情况下,我们建议用户充分利用wikidot站内信功能和站内草稿区、讨论区的功能进行社群内部交流。
  • 在与他人交谈时注意自己的言论、避免被有心之人所利用。

五. 诉求

社群环境变得如此恶劣,这些隐藏于水面之下的团体要担负不可推卸的责任。作恶之人应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在此要求:

  • 管理员M ElementM Element在3天之内辞职。包庇者一日不下台,社群就一日不得安宁;
  • 永久自本社群及其全部附属社群中驱逐本文中提及的、网络暴力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几人,包括但不限于Adeptus Custodes、诺贝尔(经常更换wikiid)、鱼徒(经常更换wikiid)及error等人,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追究其法律责任;
  • 其他曾参与网络暴力相关事件的成员,如自认为并未参与人肉搜索等违法犯罪行为,仅仅跟风参与了部分针对受害者的辱骂/羞辱等活动,或在客观上帮助了前述违法犯罪行为的成员,则必须对曾参与的网络霸凌的受害者进行公开道歉。

我们的目的从来不是羞辱对方或让对方感到痛苦。某群在建立之初也曾打着保护社群环境、惩罚行迹恶劣之人的名义行动,但如今屠龙者已然成长为龙。我们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我等所组成之联合团体将在上述诉求全部达成之后即刻自行解散,绝不染指重建山头等肮脏事务。

对于那些曾经自认为是受迫加入网暴者行列、但事实上却为虎作伥的成员,我们想说:我们能理解你们保护自身的心态,但若对恶不仅不加以制止,反而参与其中,则你们与那些从内心就散发出恶意的、真正的霸凌者并无本质区别——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即使你曾为同类型的网络霸凌的受害者也是如此。如果你们真的坚持自己是善良的话,请诚恳地向所有你们伤害过的人公开道歉。

对于那些依旧认为自己在执行正义、不参与“恶事”的网络暴力组织成员,我们则想说:对自认为犯下错事的人加以网络暴力式的打击,对自己阵营内部的恶却视而不见——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种双重标准。这样的你们,并不能被称为执行正义之人。正相反,你们也是不义之人的一份子。如果你们真的有维护正义的心,就应首先面对自己的过去,向所有你们伤害过的人道歉,同时站到坚决反对一切网络暴力的一边来。

基金会曾是全体本社群成员引以为傲的社区,所有人都不愿看到她变成如今的混乱模样。重建本社群的良好环境是每一个本社群成员的责任。你我每个人皆是本社群的未来。

Q&A

Q: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解决问题?我们有反骚扰政策,为什么不能把问题交给站务?
A:我们有明确的站务包庇此类网络暴力行为的证据。站务之一的M ElementM Element就是某群团体成员,且表现出对于同群成员的明显偏袒。在这种情况下,将证据交给站务无异于羊入虎口,只会招致更猛烈的报复。

如前文所述,我们仍然支持将证据递交给可靠的站务。然而,站规阻止了针对某一特定站务人员的指控,因此我们无法通过这一途径进行维权。

Q:为什么不在收集到足够的证据之后报警?
A:在hoah事件中当事人已经报警:

hoah%E7%9A%84%E6%8A%A5%E8%AD%A6%E5%9B%9E%E6%89%A7

hoah的报警回执

然而,即使有确凿的个人信息被非法窃取的证据,hoah报警的结果也仅仅是“下一次再出现类似事件则建议直接起诉。”出现这种问题的根源,可以用下面某位知乎用户的答案来完美回答:

image121.png

知乎用户的回答

要求发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的网络霸凌事件的受害者提供证据,又说“聊天记录算锤子证据”,可以说不仅显露出他们对自己网络暴力行径的态度是多么狂妄和自信,还完美地解答了“证据去哪儿了”这个问题。

作为网络暴力实行者的一方自然不会给受害者留下太多证据,因此受害者在搜集证据报警立案时,很容易陷入“不知道是谁干的、知道是谁干的也不知道对方真实身份、知道对方真实身份也因为规模不够大(这种网络霸凌常常只局限于很小范围内,但对受害者的精神伤害极大)而无法立案”的超级怪圈。当今互联网社会,施暴很容易,维权却很难。

请注意:即使如此,我们依旧鼓励网络暴力的受害人在自己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之后报警。利用法律武器维权仍然是当前情况下的不二之选。然而,多做一些准备、加强自身的安全意识,对于自我防护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Q:你们写作这篇文档,是不是也是一种以暴制暴?
A:并非如此。我们只是将我们收集到的证据公布于此,要求网络暴力的加害者得到应有的惩罚。部分曾经参与网络暴力、或被怀疑曾经参与网络暴力的成员在我们发表这篇文章之前就明确取得了受害人的谅解,或承诺公开道歉;在这种情况下,将其姓名于此图中隐去。此外,我们必须强调,并非出现在本文所提及的各种群成员名单中的所有人都是网络暴力的实行者。因此,我们只明确谴责那些在此处列出了实锤证据的加害者;如果你认为这里对你们的指控有误,可以直接指明,我们会在查实后修改相关内容;同时我们也欢迎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向我们提供各种证据。

我们最根本的目的有二:
第一,要求所有网络暴力的实行者或加害者都得到他们应有的、合理的惩罚;
第二,提醒全体阅读此文的本社群成员注重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安全,铲平不法行为土壤所滋生的杂草。我们将会不断修改此文所涉及的信息,绝不站在道德的高地上进行过度批判。

Q:你们为什么要匿名?我如何证明你们的可信度?
A:本文的可信度可由文中出现的全体受害者作证。即使是打击网络暴力也必须注意个人防范,本文的绝大多数作者目前保持匿名的原因也正是出于自我保护。

同时,我们视情况保留公开更多信息的权利。

Q:我如何判断这篇文章不是山头之间斗争的一部分?
A:出于本文作者的角度,我们在此声明:
我们仅仅是由反感网络暴力的本社群成员和诸多网络暴力受害者组成的临时性共同阵线,我们联合的目的仅仅在于遏制网络暴力,绝无为自己追求更多利益的想法。如果任何人质疑我们本文的目的只为沽名钓誉,我们完全可以长期保持匿名。

但是,很抱歉,由于现时多数作者处于匿名的原因,我们无法自证这一点——事实上,山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这也是为何“反对山头主义”的帽子在网络暴力领域被如此滥用的原因。

Q:你们后续计划采取什么行动?
A:本社群历史上打着正义旗帜反对网络暴力、山头主义等不义行为的事件并不止发生过这一次。然而不幸的是,许多此类事件之后,曾经的屠龙者都长出了鳞片化作恶龙,成为下一轮网络暴力的加害者。即使本文重点批判的某群网络暴力团伙也是如此。

为了避免重蹈他们的覆辙、打破历史周期律,我们将在本文的全部诉求实现之后自行解散,不再以一个团体为单位活动。

Q:我是受害者,我想向你们反馈证据,我应该怎么做?
A:通过wikidot站内信方式联系No_forgivenessNo_forgiveness

Q:我认为你们对我的指控有误。
A:如果认为我们对你的指控有误,请指出错误之处,并为自己作出辩护,辩护的形式包括但不限于举出反例、证明我们的证据并不能支持我们对你的指控等。如果事情属实,我们将撤下相应指控并公开道歉。

请注意,“你自己也是受害者”并不能成为一个合适的理由。受害者变成的加害者同样应当受到谴责。同时,(如果你真的有网络暴力行为)那么你的受害者有资格在你为自己辩护时直接提交新的证据反对你的自我辩护。

Q:我应该如何支持你们?
A:如果你愿意支持我们,可以加入本文的联名作者群体。如你未受到本文的任何指控、同时没有任何网络暴力行为,或你受到指控但可以自证1你没有任何网络暴力行为,则我们将十分感激你的联合署名;如果你曾经是网络暴力的加害者,但愿意诚恳地公开道歉并从此反对网络暴力,那么我们也欢迎你的加入。

如果你曾经身为加害者、但现在愿意改悔并道歉,且手中拥有其他有关证据,则同样欢迎你作为污点证人将证据一并提交给我们。

我们的目的从来不是发起新一轮的网络暴力,让此处列出的加害者们“社会性死亡”并非我们的目的所在。我们的目标只为阻止网络暴力继续蔓延。

Q:你们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在破坏本社群的环境?你们口中的这些作者、管理员等人,他们为社区做出了巨大贡献,你们逼走他们是否也是一种对本社群的破坏?
A:发布此文纯属不得已之举。在过去的两年中,本社群的网络霸凌事件已经猖獗到了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继续保持沉默无异于助长网络暴力者的嚣张气焰,推动本社群环境进一步恶化。我相信没人愿意看到一个诞生了诸多优秀作品的文学社区走向这样一个人人自危的恶劣境地之中。因此,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人在破坏本社群的环境,那么首当其冲的应该是这些加害者。

我们承认,在打击网络暴力的过程中,可能无法避免地会有一些贡献卓著的成员选择离开;然而我们必须声明,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我们的目的并非彻底驱逐一切加害者,抹去他们的贡献;相反,除了几位首恶之外,我们希望其它所有加害者都能在反思自己的错误、诚恳地向曾经的受害者道歉之后留在本社群继续发光发热,哪怕站务M Element也是如此。本社群的社群大门理应向每一位愿意维护社群环境的成员敞开。

你们的贡献将被所有人记住,然而你们也应直面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Q:本社群是本身环境就如此恶劣吗?/你们是否只是在借机攻击和诋毁本社群?

A:恰恰相反。本文的全体作者都见过本社群辉煌的一面,正因如此,我们才希望能清扫掉躲在本社群暗处角落里的脏污。作为一个诞生了无数精彩作品的开放式写作平台,本社群成员将永远为本社群优秀的作品集合和开放包容的社群文化感到自豪。我们的所作所为,也正是在维护我们引以为傲的社群文化。

为开头所言:“考虑到本文中提及的部分人的意愿,我们此处保留一些证据。后续证据将视情况予以不断公开。”。如果你有相关证据,也可在wiki私信No_forgivenessNo_forgiveness进行相关证据的提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